赖清德坚决求去,台行政机构陷入空转,两年前风光胜选,带领民进党完全“执政”的蔡英文,能否取得竞选连任的入场券,已成为悬念。

根据“台湾民意基金会”最新民调,蔡英文声望再创历史新低,仅剩24.3%;“美丽岛电子报”民调也指出,蔡英文施政满意度仅21.5%,不满意度高达67.3%。多家民调机构2020选举支持度数据均显示,蔡英文远远落在柯文哲、朱立伦、赖清德之后,与吴敦义同时“屈居”第二军团。因此应可大胆定调,蔡英文即使勉强连任成功,也将步入“失败领导人”行列,台湾政经将更衰弱。

自台湾地区领导人民选以来,李登辉之后的陈水扁与马英九,无一不是在民众谩骂与社会批评中黯然下台,成为“失败领导人”。

蔡英文挟着“改革”大旗上台,选前所高呼的改革决心、感人的文青口号,“执政”后心中只有民进党利益,没有台湾利益,多谋无断,两头得罪,沦为街坊巷弄的揶揄对象,进而导致民进党2018年选举大败,仅能抱守6县市的“残壁江山”,更在全台22个县市议会中,仅获得1席议长,被民意狠狠教训。

遗憾的是,“上位者”失败后拍拍屁股走人,仍可挟令名云游四海,放肆阙词,不受“失败领导人”之害。

对庶民大众来说,却必须承受“执政”无能,台湾千疮百孔之害。在连续出现三位“失败领导人”,距离下次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仅一年余的今日,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领导人?应是至关重要的课题。

民进党曾经用“台湾价值”质疑柯文哲,意在言外是柯文哲背叛了“台湾价值”。“台湾价值”这四个字的意涵,人人心中自有一把尺。

有意思的是,依据“美丽岛电子报”6月份的“心目中最能坚持或代表台湾价值的领导人”调查结果,台湾地区已故领导人蒋经国获得43%的支持,远高于李登辉、蔡英文、马英九和陈水扁的13.8%、11.2%、9.5%和7.4%。进一步来看,蒋更是在所有年龄层、地域、教育程度,以及泛蓝和中间选民中,拥有压倒性的支持者;甚至比号称“台湾之子”的陈水扁,获得更多泛绿选民认同。

就蒋经国的个人特质来看,他有独裁专断的一面,但更为人所津津乐道的,却是他的建设成果与频访基层倾听民意的柔软身段。从此来看,就毋须意外,在他过世三十年后,仍被视为最能代表“台湾价值”、最具领导人典范。

如果说,蒋经国的特质可以作为台湾民众需要怎样领导人的“正面模板”,如今施政满意度低落的蔡英文,其特质或许就可作为反面教材,从正反两面解读台湾社会对领导人的民之向往。

就“台湾民意基金会”今年9月的调查来看,蔡在台湾地区领导人十项特质中,仅于“聪明有智慧”上获得多数同意,在“促成政党合作,解决棘手问题、用人唯才、有效管理领导行政当局、信守承诺、果决且强而有力、能为台湾带来改变、在意百姓需求”上分数低落,不同意者远多于同意者。由此来看,蔡英文民意支持度低落在于其“执政”无能、不懂得倾听民意,与社会沟通不良。

因此,要成为一位符合“台湾价值”的领导人,能力至关重要,但品格,尤其前述“台湾民意基金会”指出台湾地区领导人特质中,与民众、下属和反对者的沟通也具相当影响力。

一言以蔽之,民众期待的是一位柔情的铁汉,在追求施政效率的同时,能兼顾到民众的感受,这符合台湾人向来心善敦厚的特质。

不具备领导特质而显得刚愎自用的蔡英文,仍要竞选连任,但处境极为艰困;党内“中生代”实力派虽暂不挑战其领导权威,却选择明哲保身;蔡只能依赖“老世代”苏贞昌、陈菊救援。2019年的国际社会依然将动荡不安、危机四伏,台湾的处境也会非常艰困,尤其需要一位能带领台湾走出“统独”对峙,处理好两岸关系、台湾和美国关系的新领导人。

如果台湾能从蔡英文失败案例中汲取什么教训,那就是,台湾需要一位“柔情铁汉”,他有坚定的台湾方向与政策决断力,他的执行结果对台湾安定、人民生活有利;执行过程以民众福祉为念。只会空喊意志与决心,却不能做出实绩,心中只有政党没有台湾人民,疏远基层不接地气,即使是民选的领导人,也只是披着民主外衣的独裁者,必将在民众唾弃中位列“失败领导人”。

首页社会